温州42名“黑帮”成员买枪开赌场法庭顶撞检察官

来源:互联网新闻 时间:2020-05-02 21:04

42名被告人,在苍南法院最大的第一法庭内,密密麻麻地站了4排。蒋文广 摄

42名被告人,在苍南法院最大的第一法庭内,密密麻麻地站了4排。

开赌场、买枪支、打群架、泼油漆,甚至买通协警,昨天(10月31日),苍南法院开庭审理李某等42人涉嫌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非法买卖枪支罪、故意伤害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一案。

虎背熊腰,满身刺青,有些人还面带笑容,他们被带入法庭时,密密麻麻地站了4排。

检察院的起诉书显示,以李某等4人为首的涉黑团伙,有36名骨干,49名普通成员。除去部分人员另案处理,昨天受审42人,预计庭审时间为2天。

据悉,这是公安部、省公安厅和市公安局三级挂牌督办涉黑案。

当庭顶撞检察官

李某,绰号“阿洪”、“洪哥”,他是起诉书上的一号人物,尽管镣铐加身,他还是一副无法无天的样子,当庭顶撞检察官,甚至还对自己的辩护律师发脾气。

检方认为,作为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首要分子,对其应按该黑社会性质组织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此外,还应当以开设赌场罪、非法买卖枪支罪、故意伤害罪、聚众斗殴罪(未遂)、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我对帮派概念都不知道,又怎么叫帮派。”“洪哥”只认了开设赌场、买卖枪支这两样,他说,开设赌场被夸大了,非法获利没有近200万元。

“开赌场抽了多少头薪,让我实话实说,我自己也不知道。”

“有市场就有买卖,在赌场上放高利贷的人,是随着赌客进来,不是我吸纳进来的。”

“在侦查阶段供述,可以说不如实,有份笔录,我明明在医院,笔录内却写成看守所,既然这都弄错,说明笔录不真实。”

开赌场赚钱大家分

2011年3月至2012年6月,“洪哥”等人4人合股在苍南县龙港镇上中村一带开设赌场,按时间段分为早场、中场和晚场,以提供“牌九”的形式供他人赌博,每场赌客数十人至上百人不等。他们并不满足,为壮大赌场的经营,垄断、控制周边地域的赌场生意,“洪哥”等人吸引了大批社会闲散人员到赌场,并为此购置枪支、砍刀等器械,组织人员武装护赌。

谈起自己所熟悉的赌场,“洪哥”在法庭上滔滔不绝,他说:“赌场不需要投资,买凳子椅子那些花不了多少钱。”

“赚来的钱几乎就没有存,十天里面有一天有钱,大家就分掉了。”

“只要有赌就行了,赌场的几个股东,每天谁在,谁拿走所赚的钱。”

“人员的工资,都是当天支付掉。”

“人手不是我一个人的,大家(指其他股东)各自带各自的人进来。”

“里面的人员也是不固定的,大家看着有钱进来(指赌场收入),没钱就走掉了,正因为人员不稳定,所以这次犯罪涉及这么多人。”

买枪支维护赌场秩序

组织壮大后,总免不了打打杀杀,对于“洪哥”等人来说,枪也成了迫切需要的装备。2011年下半年的一天,“洪哥”到龙港镇一家文具店内买了两把发令枪,用来吓唬人。不过,当晚他们试枪时,发现这两把枪并不好使。之后,“洪哥”让人把枪给扔了。

没过多久,武装护赌人员田某建议买枪,“洪哥”给了他5000元,田某就到湖南老家买了把猎枪。结果还是不能用,丢了。之后,田某再次拿着李某给的5000元去买枪,这次成功购得一把枪支。这把是以火药为动力的枪,后来主要用于武装护赌。

之后,“洪哥”和吴某再次商议买枪,这次出资1万元,后由吴某出面买了一把手枪,也是火药为动力,内有两发子弹。

“不需要我指挥,这些人都是成年人。” “洪哥”说,“买枪支是为了维护赌场的秩序。”

在接受检察官、辩护律师的问话后,“洪哥”被法警带离时,脸上笑嘻嘻的。

延伸阅读

刀尖上的“黑帮”

2011年3月、7月和去年2月、3月期间,“洪哥”的赌场就通过收买一些综治巡逻队员,提前知道警方要查处赌场的消息,及时做好准备,每一次都“安全过关”。除此之外,该赌场还利用综治巡逻队员在110出警中的作用,打击、排斥其他赌场。在赌场经营期间,被收买的这些队员共得到近10万元的“酬劳”。

2011年7月份的一天,“洪哥”的赌场散场时,他发现附近有十几辆小车往赌场方向开,误以为是其他竞争对手来冲场,便告诉赌场内的小弟们准备护场,并让人准备了两袋砍刀,准备与“对方”械斗,后来发现那十几辆小车只是路过而未发生打斗。

2012年5月17日,吴某等人从“洪哥”开设的赌场内出来,与王某发生口角,于是约定在龙港镇世纪大道与人民路交叉口“对杀” 。双方均纠集了不少人马,持刀对砍。在打斗中,王某手部被砍伤,还有一人头部被砍成重伤。

……

绰号中的“江湖味”

文绉绉地叫一个人的名字,那不是在道上混的性格。

记者注意到,起诉书上42名被告人,大部分都有绰号。为首的李某,绰号“阿洪”、“洪哥”,毫无疑问,他的名字同地位一样响亮。而二号人物和三号人物,名字中都带有“爽”字,于是,对应的绰号便是“大爽”、“小爽”。

还有一些被告人,取名字中的一个字来叫,如名字中带“风”,绰号叫“阿风”,名字中带“高”,绰号叫“高老七”,也有叫“河底高”的。

我市一名民警指出,还有一些犯罪分子的绰号取得很直观,在所接触的一些对象中,如他头发很黄的叫“黄毛”,个子矮小的叫“小孩”,腿脚很长的叫“长脚”。

“由于文化水平低,显得够朋友够义气,这些人更习惯叫对方的绰号,大部分人的绰号都是随意叫出来的,没什么技术含量,叫多了,也便叫开了。”上述民警说。

现场花絮

审判庭改成临时羁押室

其他法院派车遣人支援

42名被告人,在苍南法院最大的第一法庭内,仍密密麻麻地站了4排。

记者坐在旁听席上,即便站起身来伸长脖子,也看不到审判长——他整个人都被“人墙”给挡住了。而左侧苍南检察院派出的检察官,则被淹没在高高的卷宗后面。

如此“大场面”,苍南法院却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5年前的一起涉黑案件中,他们碰到的被告人多达53人。

有了上次的经历,他们在处理本起涉黑案件时,显得更加从容。

早在开庭前,法院便组织了队伍庞大的辩护律师召开协调会,提醒他们不要重复发问,合理安排时间。

昨天(10月31日),苍南法院共动用了7辆囚车,其中5辆从平阳、永嘉、瑞安、泰顺等地法院调来,随车前来支援还有30多名法警。同时,法院外围还有特警及交警维持秩序。

“至少1名法警对应1名被告人,法院的羁押室关不了这么多被告人,我们就把第7法庭改为临时羁押室。”该法院法警大队负责人告诉记者,在候审时,42名被告人皆有法警紧紧盯着,以防他们彼此间相互串供。(编辑 王鑫)

浙江7男子组团倒卖被盗QQ靓号被判1“童装之都”首部儿童喜剧电影《我亲爱杭州月底将推“师友计划” 缩短大学生甲鱼跑路蔬菜泡汤 想吃便宜的叶菜马大4龄童把自己锁在房间从3楼跳下 两老杭州市农业局将对畜禽养殖流通市场加大家门口的河水为什么不清 市民代表现场杭州绕城东枢纽至下沙互通段上行高速有气温大跳水?今天早晨最低温11℃!近国庆长假过完 杭州西湖双层巴士客流量余姚城区消杀工作已完成95% 饮食上杭州德胜快速路西延工程高架主体将于月杭州盲人志愿者送上推拿按摩服务感恩公最近杭州各大连锁超市都很难买到低价袋3年“零房租” 金华市大力扶持网络经杭州小区停车难引矛盾 车主三支香祭被浙江房博会18日“朴杭州地铁2号线凤起路站或月底开挖 2台州男子手头紧想套现信用卡 网上反被沪杭高速4车相撞2人死亡 事故后没及宁波52岁村妇拆迁得到两套房 小8岁温州一司机被自己的车撞死 只因坐副驾老人误操手机产生3326元流量费 将浙江新增1例人感染H杭州公共自行车租用便捷费用低廉 获选新车自动跳挡车主死里逃生 4S店称检杭州出台促进毕业生创业政策 最高可贷国家紧急救援队首次实战 一夜抽干围困丽水小伙倒卖被盗QQ号转手牟利 涉嫌报告分析称浙江超六成婚姻破裂因婚外情富阳森林大火连烧3天过火面积千亩 部《中国星跳跃》第一期完整档(下)浙江1337万职工通过“抱团谈判”加浙江8天长假免收小型客车通行费5.5CCES快递因拖欠员工薪水停运 60杭州:体育场路禁右上高架 记者实地体杭州:拼车计价器 运管质监展开调查杭州本周日开通直飞洛阳航班教育部出台新政:优质初中要纳入多校划学校减负家长加码 寒假补习一言难“禁韩将开通朝鲜信息门户网站 增进韩民众安倍称因参拜靖国神社破坏日美同盟是我方舟子称今日递交起诉书 称若受理不会日本拟改造准航母出云号 打造夺岛部队俄渔业署:塞内加尔方面至今未能确定立回顾沙龙一生:多面的沙龙日自民党拟2014年正式着手推进修宪河南老太卖掉北京房产 捐70多万给家浙江一男子涉嫌买卖14多万条个人信息卫计委:120急救不得因费用问题拒绝